​[蘇活札記]談投資與理財

19 06 2017

2017/06/19

 

寫在文章之前:

這篇文章經歷了許多次的書寫及刪除,反反覆覆。最後,我決定一鼓作氣趁著還沒想太多之前寫完,趕快貼出來。

擅長投資理財的朋友,不需要看這篇文章。本人的投資理財程度永遠停留在幼幼班,我不懂複雜的投資方法,沒有很多錢買什麼高價股票。很多剛入行的新鮮人狀況大概跟我差不多,於是我寫出來跟大家分享。

                                   

                                   

我的投資核心思想:積沙成塔,小塔換大塔(不是叫你去買生前契約),無論什麼原因,基金絕不停扣;理財核心概念:分門別類,按照用途分配管理。

                                   

剛畢業回到台灣時,為了存錢還留學貸款,我在銀行理專建議下開始買基金。原因很簡單,我沒有時間注意股市,不管理專或朋友教了幾次,我從來沒有看懂那些技術圖過,選擇權這種東西我猜不透,對於買黃金之類的也沒興趣。我只想要有一個相對安穩的地方可以讓我放錢,又希望利率能夠比銀行高一點,重點是要強迫我存錢。

我從定期定額的基金開始買,風險等級RR1,保本型。扣款時間定在每月6號,因為5號發薪水,錢一到手就先扣掉,這樣才存得下來。每當某筆基金放了一、兩年,也賺了一點錢後,理專就會建議我先贖回「入袋為安」。可是,我買基金是為了存錢啊。贖回我會不小心花掉,那怎麼辦?於是,理專會再幫我找適合的基金標的,用整筆購入。

此後,我從RR1買到RR5,一隻基金變成十來隻基金,台幣投資變成外幣投資。只要哪隻基金賺到一萬以上就先贖回轉投資,原來標的不錯繼續扣,不再看好就換別隻。購買基金習慣不變,有定期定額有整筆投資。

                                   

也是差不多開始買基金的時候,我第一次有了理財要分門別類的概念。

當初,理專表示我從學生時期沿用的戶頭是活期帳戶,不能買賣基金,需要另外開一個理財帳戶。我從此養成把大部分錢轉入理財帳戶的習慣,因為我要買定期定額的基金,每個月帳戶裡都要有錢可以扣款,我怕收入不穩定會沒錢可以扣,只要有多就轉進去。當時在外租屋不想要有太多貴重東西在身上,於是選擇理財帳戶不要提款卡,以免一次弄丟兩張。結果反而因為不方便提款而順利保全存款。

現在,我不同帳戶有不同用途:專門拋頭露面的帳戶、投資理財存款的帳戶、管理家計支付房貸水電的帳戶。收入從拋頭露面的帳戶進來後,只留下基本應付日常開銷的金額,剩下分別轉入沒有提款卡的理財與家計帳戶。我用這兩種帳戶分別投資不同的基金,風險等級與投資金額也不同。

理財帳戶專門投資RR5等級標的,配合理專的操作積極轉換,只要理專叫我轉叫我賣我就立刻打開手機操作,非緊急的大筆預備金存在這類戶頭,隨時可以動用。家計帳戶投資等級最高只到RR4,保本兼半積極投資,天沒塌下來不能碰這類帳戶的投資,是有個什麼萬一的家庭緊急預備金。

                                  

                                  

自由譯者,或者,所有自由業,最大問題就是收入不穩定以及沒有退休金。因此,妥善的財務規劃非常重要,而且要盡早開始。不管走到哪裡,我碰到的朋友看法都一致,這個年頭,拼命賺錢沒有用,懂得用錢滾錢才是真的。

                                  

靠著積沙成塔,小塔換大塔,我安然度過爸爸過世後自己無法工作卻要開始養家的日子,也存到頭期款買下自己的房子。靠著同樣的方式,我在爸爸過世後存款瞬間歸零的日子裡,快速再重新累積資本,因為我無論經濟如何困難,都沒有停止定期定額基金扣款。

難不難,當然不會容易。入行這十年來,我的收入沒有一年破過百萬。(當然,我有非常多莫名龜毛堅持,收入不高都怪自己。)因此,我只能更加努力存錢、投資,認清自己要有所犧牲,不能跟朋友一樣經常出國玩。我會設定目標存款,每當手邊有一點閒錢、某個外幣又剛好到低點時,就會買一點回來,存出國基金。如果當年扣除所有基金、開銷、隔年商業保險費等,戶頭還有餘額,就會另外找個標的再存起來。

                                  

我的投資理財方式大概就是這樣,原理非常簡單,任何人都能輕易複製,門檻很低。

還是那句話,投資跟理財非常重要,特別是對自由業來說。年終獎金、員工旅遊、績效獎金、退休金、健保勞保各種保,都得要靠自己存。從一開始就有計劃地存錢,才能從容應付未來的生活。搞定財務,才更有餘裕在自由業這條路上繼續打拼或是熬出一片天。

 

 

 

Advertisements




[蘇活札記]沒有錢也想出國唸書

7 02 2017

2017/02/07

一月回政大口譯課上跟學弟妹分享時,有已經申請上巴斯的學妹請我分享唸巴斯的事,問題非常籠統,於是我開玩笑回問:「是要我分享什麼呢?課業上怎麼過關?還是怎麼省錢過生活,這個我有很多撇步可以分享喔!」

事實上我想說的是:「怎麼沒人問我,家裡沒有錢要怎麼出國唸書?」出國唸書,不該是有錢人獨享的權利/權力。

從回國到現在,十多年了,每年都受邀去不同學校,跟不同背景的學生分享出國唸譯研所的經驗以及回來後的工作情況。可是,不曾有學生問我關於錢的事:沒有錢要怎麼出國唸書?出了國,錢不夠要怎麼活下來?

不知道是因為現在大家家境都很好,還是因為,沒有錢的學生自然覺得,這輩子跟出國唸書就是沒有任何關係?

首先,如果是家境不好到自己也必須要工作幫忙維持家計,那不用說出國唸書,連自己繼續在國內深造都有問題。因為,工作跟唸口譯很難同時並行,初始的訓練太耗費心力,頂多就是勉強維持個人生活。但是花太多時間打工,勢必會犧牲口譯訓練。

父親過世前,我本來打算要繼續讀博士,但父親過世後我不再有選擇。像這樣的情況,沒什麼好說的,就是乖乖工作賺錢養家就對了。(很感謝父親在離開前,已經給了我足夠的時間與空間培養養家的能力。)

但,如果不是這樣,如果純粹只是父母親無法供給你出國唸書,那我要說:父母親本來就沒有責任義務供你出國唸書啊!自己的學費自己想辦法,當初我就是這樣想的。

只不過,當時的我也沒有打算要出國唸書,因為不知道動輒百來萬的大筆留學費用要去哪裡生。我的計畫是出社會努力打拼兩、三年,先存個二十來萬再回頭考國內的譯研所(十幾年前的預算)。當時打聽到的情況是,前面兩年課程比較密集會沒空打工,所以存款要至少夠兩年的生活費、學費與住宿費;第三年開始就會比較有餘力及能力兼職工作,經過兩年的訓練,可以開始接口筆譯案件,到時候就不用繼續坐吃山空了。

工作兩年後,連師大、輔大譯研所的報考時間都查好了,按照計畫,我蓄勢待發。沒想到,回政大跟老師一談,老師一句:「教育部今年開始推出留學貸款耶,妳要不要去申請看看,出國唸書?」我就這麼成了第一屆(比較後期)申請留學貸款的人。當然,申請過程也是充滿了辛酸血淚,巴斯譯研所的無條件入學許可都拿到了,還不知道有沒有錢去讀書。但是,正如保羅.科爾賀/Paulo Coelho所說:「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And, when you want something, all the universe conspires in helping you to achieve it.」感謝各路貴人相助,感謝爸爸陪我奔走、幫忙想辦法,終究還是辦到了貸款,成功出發去巴斯唸書。出國前,我的月薪為4萬(補習班專職編輯與寫手、兼職英語教師),申請了薪資證明,說服銀行回國後我也會有足夠的還款能力(這是條件*之一)。

現在碩士貸款的寬限期有3年(當初只有2年),貸款期限有10年(當初是6年)。我利用回國後的一年寬限期拼命兼差賺錢、壓低生活費死命存錢,在本金開始平均攤還前先大筆還款、減少本金,降低後續按月攤還的壓力。這是唸財經的朋友在我出國前教的,原本我也沒有概念。

我不會雲淡風輕地跟大家說:「其實沒那麼辛苦啦!」非常辛苦,怎麼可能不辛苦。在那一年寬限期內,我每分錢都掐得剛剛好,連偶爾嘴饞想要多喝個15元的味噌湯都沒有錢;寬限期剛過時,一度窮到付不出房租也沒錢吃飯,完全靠室友接濟,因為我貪心,把所有錢都拿去償還貸款本金。可是,說真的,如果這點苦都吃不了,怎麼熬過譯研所的煉獄訓練?又要怎麼熬過成為專職口譯員青黃不接的時期呢?人生中比這辛苦的事應該還有更多(例如婚姻)(沒有誤)。

出國那一年,我的每分錢也都是掐得剛剛好。按照付完學費與住宿費剩下的金額,除以在國外的日子,算出每星期最多只能花20鎊,想要休假出去玩就得要靠平日省錢。

那段日子裡,我的課後娛樂就是窩在宿舍自己煮飯吃、看同學接濟的海賊王(四百多集動畫全部看光光)、台灣上演的偶像劇(最跟得上偶像劇脈動的就是那一年),吃完飯後就去語言實驗室,跟同學一起練習口譯,再回宿舍睡覺。以吃食來說,偶爾有台灣親友寄來的家鄉味道豐富存貨,但是,多半時候是每逢週末,就跟班上幾個同樣拮据的同學一起,拖著登機箱、揹背包,跋山涉水去鎮外最便宜的Morrisons超市採購。為了省錢,我幾乎都步行,來回約要走兩個小時,但是可以省下將近3鎊的車錢,走巴斯後山的Skyline還可以享受美景。3鎊可以做什麼呢?可以買兩顆超級大鮭魚頭,再加上一袋小橘子。兩顆鮭魚頭處理一下,可以得到兩大塊鮭魚排、兩鍋砂鍋魚頭,足足讓我吃上好幾餐。採購時,我永遠是看當天特價品有什麼,無論是食材或生活用品;跟同學一起去的好處是,可以挑買二送一之類的東西,大家一起分一起省錢,也不怕東西很快過期。餅乾零食很貴,但是麵粉很便宜,買麵粉回來自己做餅乾是常有的事。一包麵粉不要多少錢,卻可以做出讓我吃上一個月的餅乾,或是和個麵做蔥油餅、拌麵糊做傳統蛋餅。如果碰上Walkers特價,那就是天堂,鹽醋口味的洋芋片是我的心頭好。買肉必買人工成本最低的肉,例如整塊豬腹肉,回來自己大卸無數塊;英國人不特別愛吃雞翅棒棒腿、各種內臟,這些商品幾乎永遠在特價,我就買這種回來,兩付豬腰先炒好,分批冷凍,週間忙到沒空煮午餐時,拿一包出來、下個麵條、洗幾葉青菜,就是熱騰騰一碗麻油腰子麵。青菜我也不追求綠色蔬菜,反正有什麼蔬菜便宜就買什麼,因此最常出現的就是被人恥笑連豬都不吃的白色硬高麗菜,我無所謂,切大塊丟鍋裡、加水稍微燜一下,也是纖維;還有當時吃到膩回台灣卻變成高級食材的蘿蔓心。儘管食材便宜,料理可不單調,研究所那一年是我廚藝最精湛的一年,回台灣後,除了前面兩年在外租屋工作,已經很少下廚了,現在都要看我心情才決定要不要進廚房(對,結婚就是為了讓老公煮一輩子的飯啊,不然咧)。

#臉書留言裡網友提醒才想到忘了寫,Iceland也是窮學生的好朋友喔!裡面什麼樣的冷凍食品都有,而且特價的時候便宜得要命,披薩買一送一,一盒就可以吃好幾餐呢,有時候早餐烤一塊就是一頓。#

研究所累積的經驗,對後來壓低生活費有極大助益。而且在台灣要如法泡製實在太容易,食材多樣又便宜更多。

寫了這麼多,只是想要以自身經驗告訴大家,出國唸書並不是有錢人獨有的待遇。想要改變自己的情況,就要想辦法走出別條路,雖然不保證努力一定有結果,但不努力就絕對不會有結果喔。

現在除了教育部的留學貸款,某些縣市還有自己的留學貸款方案,十多年過去了,相信資源絕對比以前豐富,有意願的可以多查一下。如果想清楚了未來要怎麼走,那這樣對於自我的投資,其實不算太貴喔!

*剛剛上教務部網站查了一下,2015年的貸款條件又有更新,有興趣的可以深入研究一下,我只有大概看過,連結在此:http://depart.moe.edu.tw/ED2500/Content_List.aspx?n=E0E936B8395696D7





[蘇活札記]譯後,感。

13 01 2017

2017/1/13

 

那本讓我去年纏鬥了一整年的書交稿後,以為就這樣了。殊不知,幾天後編輯來信跟我要一篇譯後感。

 

登愣!

譯後感?!不行啊,我不要想要白紙黑字承認自己中文造詣不佳所以翻得很痛苦啊,雖然我打算收山了也不可以這麼恬不知恥公開承認自己荼毒讀者浪費資源對不起樹木。

 

但既然編輯都開口了,硬著頭皮當然也是要寫。於是我打開檔案劈哩啪啦打了幾百字,然後,就停了。接連好幾天,我都處於便秘狀態什麼也寫不出來,翻滾又翻滾了許多天。

 

然後,就在剛剛,我終於交稿了。

 

來回耙梳自己的譯文以及前面書寫的段落之中,我好像明白了什麼。於是,以這段話作為結尾:

「我翻譯的不只是文字,而是文化與生活方式。再次確認這件事後,我終於能夠放下擔憂與自卑,放手將稿子交給編輯。我明白了,每個時代都需要這樣的一個我,或許不是最優秀的譯者,無法堆砌出最美麗的詞藻,卻能夠用那個時代的眼光去拆解分析,然後把當代人已經無法輕易了解的文化與生活方式,用當代的語彙或態度,重新呈現。」

 

是啊,從第一本書到現在,無論是現代作品或經典文學,我扮演的一直是這樣的角色。把那些一般人不熟悉的,用我們都熟悉的方式再說一次。沒有絕對的好或不好,只有,適不適合。

好了,這樣我好像就有勇氣,打開下一本書,導演我短期內的最後一場戲。





[蘇活札記]本命猴向金雞說嗨!

31 12 2016

​2016年來到最後一天,本來不打算說什麼,反正日子橫豎會這麼一天天過去。但正好在讀的書上出現了一句寫進心坎的話,決定還是為2016年留下些什麼。
這個本命年其實過得有些辛苦,但終究是撐了過去。有家人的陪伴與照顧,有編輯客戶的理解與寬容,有同事朋友相互取暖安慰,日子彷彿也就沒那麼難過了。

2017年,我將終於要有屬於自己的工作室,工作上又要有所調整,改變工作類型比例。例如,將手上最後一本書翻完,就要告別書籍翻譯市場。

很慢很慢才讀了身邊幾乎所有人都讀過的《俗女養成記》,科科偷笑的段落太多,覺得作者根本在寫我的時間也很多,然後看到這句話:「不覺得窮,才能有生活的餘裕,」寫進了我的心坎。

開始工作以來,除了剛還完留學貸款真正身無分文的那段日子,我一直都是這樣過著。不有錢,卻也不覺得窮。對於能夠堅持自己這樣的生活方式,可以挑選好一些的東西給自己與家人,而且都還有餘裕能夠定時或不時捐款給我認為需要且適當的對象,覺得自己很幸福,很富裕。

任性過了好多年自己想過的日子,如今,進入家庭,揹起房貸,生活與工作自然要有所改變,挑選工作的條件也因而不同。但我希望,總還是能讓自己有生活的餘裕。
2017年,希望順利通過民法修正案,落實婚姻平權。土地正義、轉型正義,刻不容緩。希望我永遠不要變成只想到自己的人,永遠都能有餘裕去關心這個社會,這個世界。

當然,也希望生意更好,案子滾滾來。





[蘇活札記]你有夢想嗎?

14 08 2016

2016/08/14

 

今天第四台重播《世界第一麥方》,最後得獎的畫面還是讓我熱淚迎眶。我好喜歡有夢想的人,喜歡看描繪夢想、實現夢想的故事。

 

入行後,我越來越少提起自己的夢想。曾經的夢想。真正入行後,我發現現實很殘酷,光是談夢想,無法走太遠。每次演講、接受採訪,被問到為何想要成為口譯員,我都很含蓄帶過,不想要誤導學生,不想讓大家認為,我成為口譯員只是因為我夢想成為口譯員。

事實是,成為口譯員是我的夢想。早在我掙扎著學寫方塊字,週記本上永遠被老師用紅筆一圈又一圈勾勒,註記「這不符合中文文法」以前,我就一直在做翻譯。父母告訴我要說什麼,然後我用英文或早已生疏到不如不相識的法文重述一次。翻譯的雛型,人與人之間的溝通。
成為口譯員是我的夢想,雖然夢想萌芽的當下,我連口譯員到底在做什麼都不知道。我對這個行業一無所知,卻仍一心嚮往。是否似曾相識?

很多年以後,我達成了夢想。我經歷重重難關進入巴斯大學口筆譯研究所,又經歷重重難關拿到學位,回到台灣摩拳擦掌要正式成為專業口譯員。夢想卻在這一刻結束。
真正入行後,才發現實現夢想的過程遠比我所想像得還要困難,先前的重重難關,根本是小兒科。現實中的我發現,原來,不是拿到學位受過訓練就能夠成為口譯員。沒有工作的話,我什麼都不是。
因為現實很殘酷,我慢慢不再把「成為口譯員是我的夢想」掛在嘴邊,夢想是一回事,現實是一回事。撐下去變成重點,能不能找到工作變成重點,賺多少錢變成重點,初衷卻慢慢消失了。(當然,不停碰到不合理的待遇、莫名其妙的客戶、不懂得尊重專業的普羅大眾,確實也在消磨初衷上幫了相當大的忙。)

久而久之,我也忘記有夢想的感覺了。我看著許多人不敵現實而放棄夢想,「沒辦法就這樣啊」「總是要生活吧」。放棄夢想很讓人喪志,那種不得不的灰心。因此,每年回政大跟學弟妹分享時,我和一起回去的學妹都會極盡所能地刻劃出這一行最可怕的一面,希望能勸退更多懷抱夢想但不一定將來真能跟我們肩並肩奮鬥的學弟妹,希望能減少失望。提早破滅,提早清醒。
奇妙的是,沒有人真的因為我們的分享而打過退堂鼓。是啊,我們也曾經站在同樣位置上,心想,或許我會不一樣,不拼拼看怎麼知道。

 

回顧這十年,我發現自己還是一直在努力實現我的夢想,沒有放棄過。因為沒有放棄,所以我現在還站在這裡。
你有夢想嗎?或是,你還記得自己的夢想嗎?
如果你也有這樣強烈的信念,強烈相信自己的夢想終將不會只是夢想,而且不擔心現實會如何殘酷,就勇敢追夢吧。





[蘇活札記]輕忽專業,有感。

2 08 2016

2016/8/4更新:

大家對於我文章裡提到的衝浪教練都很有興趣,可是,我實在無法告訴大家他是誰(也不想提供任何資訊害他被肉搜)。
 
但我想藉此機會告訴大家,尊重專業,自己的安全自己掌握。想要學衝浪,不要貪便宜只以價格來抉擇。
台灣沒有衝浪教練的證照制度,因此,沒有證照不一定表示教練騙人。有錢有能力的,才能出國受訓拿執照。重點在於,上課前,多多打聽了解,請教練出示任何形式的證明,清楚你選擇的教練受過何種訓練、有什麼資歷。
我自己的衝浪教練好友中,也有沒出國受訓拿教練執照的人,但他們已經當了多年教練,平常教學打鬧玩笑之餘,都很注重學員人身安全。
 
衝浪很好玩,可是也很危險。就連最資深的衝浪好手都有可能遭逢意外,我們玩票性質的更要注意。

 

2016/8/2

 

最近突然又出現許多討論「專業」的文字,正好近日聽聞兩則故事,當事人都不方便分享,就讓我為他們發聲。

 

故事一:

同事臨時被找去救火,到場時直接面對的是客戶怒火。後來得知,同樣的案子每年都舉辦,但每年為期好幾天的工作都會換個兩、三位口譯員,客戶窗口可想而知非常不滿,認為口譯員真是尸位素餐,領著「高薪」卻一點也不牢靠,翻什麼都不像樣。
真正深入了解後讓人驚訝,原來過去找的「口譯員」,都是據說熟悉該領域的專家或學者、受過訓練但剛畢業的稚嫩口譯員、沒有受過訓練但號稱會做口譯的人。工作主題與內容都極為艱澀、客戶都是花了大把銀子的大人物,要求極高。但翻譯社為了省錢找來這些人,一次又一次失敗,客戶累積的無數怒氣全部發洩在我同事身上,工作起來壓力奇大無比,同事面對了比平常都還要嚴格的「審核」,動輒得咎。
還好,同事上場後平息了所有怒火,客戶見識到經過歷練的專業口譯員原來是這樣,即使是前一天才臨危受命也能即時就內容準備完善、台風穩健、措辭適宜,直接指定以後都找我同事就好,不要再找其他人。結局算是皆大歡喜,給想要節省成本的翻譯社與不懂專業與否差異在哪的客戶都上了一課,又為自己找到新客戶。

 

故事二:

友人是衝浪教練,領有美國衝浪教學訓練執照的專業教練。他一心想在台灣推廣衝浪活動,以專業安全的方式訓練學員。可惜,他面對的環境是懂行銷但不一定注重專業、只想打知名度於是瘋狂砍價包吃包住包交通包課程、為了省錢總是請打工換宿工讀生來教學推板的種種同行。

他堅持一位教練最多只教三位學員,這樣教練才能夠注意到每位學員的狀況、會不會被流帶走、板子會不會去撞到別人、有沒有不小心擋到別人的浪等等。理論上,這樣的收費應該要比眾多團體課程還要高價許多,但礙於壓力,他只能開跟一般團體課程差不多的費用。明明是專業教練,卻要被去其他地方上過工讀生教的衝浪課的學生質疑:你們為什麼教得跟xxx不一樣,你們一定是騙人的。他用的板子比一般的練習板要好,每次上完課的防磨衣,都是清洗乾淨後放在大太陽下曬乾再折疊整齊的,可是來上課的人不會明白其中差異,只會在意表面上的「價格」。
他有些不平:「大家願意一堂課花個一、兩千元去學游泳,為什麼會覺得花兩千塊學衝浪很貴?同樣是專業技術,我們的成本還更高耶!」

 

專業,靠得是專業訓練以及無數經驗的累積。口譯,跟衝浪、游泳一樣,都是一門專業技術。可惜,也是最多人忽略的專業技術。大家只在乎端到檯面上的是什麼,你的履歷寫了幾百條經歷,號稱自己多少年資。但是,有料沒料,上了場、下了海,便見真章。

真正專業的人,懂得尊重別人的專業。友人專長長短板,我改玩趴板,他會私下與我分享但不會自以為是覺得他可以教我,專業的趴板教學,他要我還是去找趴板達人。同樣是衝浪板,真正要專業衝浪,技巧還是不同。同樣是口譯,同步、逐步、通譯,技巧都不一樣。

 

多年以後,我才真正明白什麼叫做「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專業與否,真的不是自己說了算。

 

 





[蘇活札記]譯研所的地獄生活

7 03 2016

2016/3/7

我在臉書粉絲頁上分享了PTT文章(對於理工科系想讀譯研所的回應),有朋友提出以下問題:「文章裡頭也提到”地獄般的生活”,就我們理解就是讀書與學習這擋事,我們比較好奇的是,是什麼樣的學習壓力,可以大到讓你們感到像”活在地獄一樣”。老師可否提供一些較具體的例子,可以讓妳的粉絲瞭解在學院裡,如何做語言或口譯訓練。」
這是個相當好的問題(文章題材),所以我特別寫一篇回應,以後也可供有興趣的人參考。

 

我們常說,唸譯研所壓力大。但是,一般人真的不太能想像那是什麼樣的壓力,就是讀書跟學習啊,大家唸書時壓力不都很大嗎?
要解釋壓力如何大,首先得讓大家瞭解口譯這件事本身造成的壓力多大。但是多數人無法理解,所以我想請大家小小實驗一下,找自己懂的第二語言,包括台語、客語、原住民語……聽一小段,大約三分鐘就好,作筆記但不要逐字,聽完後自己用中文講一遍。除非天賦異稟,否則多數人在未曾練習的情況下都會坑坑巴巴。然後,想像每天都要做這件事,除了譯入中文,還要反回去譯入我們選定的外語,題材多樣、速度多變,然後老師一再告訴你,你的英文很差、中文更爛、理解不夠充分、表達不夠漂亮、詞彙不夠豐富、流暢度欠佳、停頓超過三秒聽眾睡著了/分神了/不耐煩了……不管進入譯研所以前的你在原本的小世界裡曾經如何優秀,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都會在這個階段自信心徹底潰堤。

我們的課程安排只有一年,一年內(扣除寫論文時間其實只有九個月)要學會同步口譯、逐步口譯、談判口譯、公共服務口譯。意思就是,除了開學前的收心操(輕鬆的語言課程)以及剛開學第一個月的暖身操(記憶遊戲、數字遊戲、跟述、一心二用同步聽寫練習等基礎練習),我們面對的是每個禮拜三個小時的同步口譯課、三個小時的逐步口譯課、三個小時的談判口譯/公共服務口譯課,共九小時。為了要能夠在這九個小時內達到老師的要求,每天我們都得自己找時間練習,無論在宿舍內或語言實驗室裡。我跟兩個同樣住山上宿舍的同學相約,平日每天晚餐後到語言實驗室用口譯設備練習同步口譯或數字口譯,週末則跟其他語組的同學練習逐步口譯,因為,聽不懂就不能作弊,翻譯正確與否,效果立見。
大部分的人都害怕聽自己的聲音,我們則是被迫一定要錄音聽自己的翻譯。週而復始地聽自己的聲音、聽自己的口譯,聽我們的呼吸吐吶、聽咬字、聽語氣、聽停頓,每天都活在天哪我的聲音好難聽好奇怪的屈辱(咦)裡,強迫自己面對「原來我給別人聽見的是這麼可怕的東西」的現實,學會調整音量與音調,調整呼吸與說話速度。以前我說話的聲音很尖銳高亢,從事口譯後,我學會把發聲位置往下移,把聲調放柔放低,從女高音變成女中音。強迫自己每天都要面對真實的自己,也是一種壓力。
最後,不可不提的是,同步口譯最需要時間練習。很多人都是在不斷練習累積經驗的過程中,某天突然開竅,突然能夠真正同步聽說。而這段時間,都要戴著耳機。不是為了娛樂,而是必須。同步口譯離不開耳機,不是你今天說我耳朵痛、耳鳴,想要拿下耳機就可以拿下來。不能改用喇叭播放。也因為這樣,我在工作之外不戴耳機,除非客戶有電話會議的絕對需要,再高級都不戴。除了耳朵痛,這樣長期戴著耳機工作對聽力傷害很大,這樣的傷害也是壓力。長時間專注聽說也會導致腦壓升高及頭痛。
上面都還只是在練習口譯技巧,口譯要做得好的另一必要條件便是背景知識。在練習口譯之外,還得要花時間充實自己、大量雜食閱讀,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場工作(模擬會議、口譯課主題)到底是能源、建築、併購、藝術、農業或烘焙……。永遠讀不完的資料,看不完的新資訊,總讓我們擔心自己錯過什麼、少注意什麼,到現在我還是常常陷入資訊恐慌。

唸譯研所已經不容易,每天都要經歷鼓起勇氣再接連被打擊自信直到拖著殘破不堪的信心回到宿舍吃晚餐配海賊王(誤)的循環(我們經常沒空吃午餐所以都等到晚餐一併吃然後吃很多然後體重吹氣球……身材走樣又是壓力),如果在國外唸譯研所,還要加上學習壓力大又思鄉,可是礙於時差常常想訴苦卻無人可即時聽我們說,內心的寂寞又造成一股壓力。(好吧,十年前P2P還不如現在盛行,要打電話回家除了注意時差還得花錢,沒有現在容易。)生理心理都是折磨。最後,想像這樣的生活要過整整一年,日復一日都是口譯,連夢裡都在練習口譯(然後挨罵)。
譯研所的口譯老師往往是資深線上口譯員,耳朵比鄉民還要犀利許多。想像網上鄉民的各種批評,在學期間老師的標準便是如此,評語都一針見血沒有糖衣,而且只要你進步,老師就會加強批評。記得某次模擬會議,明明我就準備得相當完善,翻譯完整度極高,連同學都覺得我表現得真是好啊這次老師總該稱讚一下了吧,結果,會後檢討時老師卻說:妳剛才為什麼要…………,然後把我以那次會議來說真的算微不足道的錯誤揪出來罵。我當場從雲端摔落地面,內心很是哀傷。(題外話:那次下課後,我哭著去找老師問為什麼這樣還是不夠好,到底我要怎麼做才算得上是好的口譯員……可能我真的太傷心了老師不忍心,於是對我說,她必須以高於市場要求的標準來要求我們,這樣,只要我們都能達到她的標準,就一定能在市場上生存。只要我做得好,她就會更加嚴厲,逼我變得更好。事後證明她說得沒錯,因為入行這些年來,我未曾碰過任何比她嚴苛的客戶。至今我還是很感謝她如此對我「窮追猛打」。)
我覺得,譯研所地獄般的生活,是上述各種壓力總結所造成。不是單一因為水土不服或思鄉的壓力。不單是因為某科很難、聽不懂,或因為今天口譯做得不好被老師糾正的課業壓力。還有一次就砸下上百萬,卻不知道回收的那天何在的心理壓力。還有些人,例如我,除了必須要花大量時間自行練習,還得面對擠時間打工賺生活費的經濟壓力。
但是啊但是~我一點也不後悔那一年,以及所有的眼淚。可能因為我爸本身就是魔鬼教頭,從小對我要求極為嚴格,所以面對老師的諸多要求與批評,除了偶爾的沮喪,倒頗為習慣。回國後,我對我爸說:感謝你對我從小的磨練,這一年大家都叫苦連天,只有我覺得普通而已,我們老師遇上你也只是小巫見大巫,哈哈哈哈哈!(是的,我爸的六十分是一般人的八十分,所以要做到他滿意達到他的八十分,真的很難。)(不知道他現在在天上看著我,會給我打幾分呢?)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