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活札記]「不可以出版!」

5 04 2018

2018/04/05

 

今天來分享一則我本來因為太過忙碌就想說算了不要分享的故事,但朋友的苦惱讓我最後決定還是分享一下。

 

友人也是譯者,熱愛文學。閱讀的過程中發現,某本書翻譯錯誤百出且誇張離譜,他基於我們都是唸文學出身的背景跑來問我看法,將原文給我看,問我如何解讀。我們討論了很久,他掙扎於愛書竟然這樣錯誤百出地出現在台灣讀者面前,但身為譯者最知道被事後諸葛有多無奈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平復他內心的不甘心與難過。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起床,信箱裡出現一封天上掉下來的信。來信者是我翻譯的某繪本原作者,她創作的是A語言,由她的出版社賣出繁體中文版權後提供了英語翻譯,讓我依照英語版本翻譯成中文。

翻譯我做久了,因為翻譯而認識中文原作者有,但從沒碰過外文原作者來與我接洽(多數時候都是我們渴望能夠跟作者搭上線直接馬景濤式地搖他們肩膀問到底在寫什麼鬼東西卻無法如願)。

 

原來是台灣的出版社將最後定稿寄給作者的經紀人參考,這是慣例,從沒想過對方會有任何回應,畢竟是中文啊~又不是日本人還會要求我們把中文譯回日文給他們檢查。沒想到,這次作者看到了我們的定稿,看到了最後面的英文對照,以為英文也是我翻譯的所以想要跟我「討論一下」其中理解錯誤導致翻譯錯誤的地方。

由於作者指出的錯誤很嚴重,還在外地出差的我一時半刻無法處理,只能立刻打電話給編輯說:「XXX送印沒?還沒齁?!暫停那本書的所有後續作業,不可以出版!稿子要大改!我等下會議要開始了,等我中場休息寫信解釋。」(身為譯者,這輩子沒想過有機會說出「不可以出版」幾個字,儘管有不少書相信我們都這麼想過。)順帶一提,這個時候,稿子真的已經三校完畢、美編排版完成是定稿了,正準備要送印。

我無法動英文版,可是,在跟作者來回討論的過程中,更深入地了解這小小繪本少少文字背後的深遠寓意,因而得以用中文呈現作者真正的想法。整件事情結束後,編輯跟我道歉,說不好意思明明我只是負責翻譯繪本,最後竟然連帶還要居中跟作者這樣往返、花更多時間修改老早就完成交稿的作品。我卻跟編輯說,不要開玩笑了,你知道能夠跟原作者討論是所有譯者的夢想嗎?透過討論,我們能夠更加釐清到底是這樣還是那樣,更清楚解讀出所有字裡行間的模糊曖昧。

 

過程中,所有人都被拉下海,原出版社、英文譯者、作者、經紀人、台灣出版社、台灣譯者,也讓我再次感受完成一本書有多麼不容易,需要集合多少人的心血。而正是因為需要這麼多人一起付出,態度更不該隨便苟且,看到離譜的錯誤,才會更讓同為譯者的我們難過。

 

好了,這篇文章要爛尾,因為我會議資料還沒讀完無法繼續了,只有起承轉沒有合……不負責任下台一鞠躬。

Advertisements




[蘇活札記]2017。2018

31 12 2017

2017/12/31

 

我的「蘇活札記」資料夾顯示,2017年度我只寫了,不包括這篇,4篇文章,而且其中還有一篇寫了沒有發。其實很多時候是這樣的,有些什麼想說,但文章打一打因為各種顧慮到最後就直接關掉視窗埋藏那些思緒。

但也有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刻意地學習不要抱怨。學習感恩的過程中,也學著與自己的負能量和平共存,面對並接受。還有,少說少錯。但是一年終究又是走到了尾聲,今年感覺過得更快,還是有些什麼沈澱到現在依舊想說的。

(廢話這麼多竟然都還沒開始說我真是功力越來越高)

 

前面都可以這麼多廢話了,可想而知後面更長,破天荒地長,如果要繼續往下看,請做好心理準備,先去微波爆米花、倒杯啤酒,一邊讀一邊準備倒數。

 

 

首先分享工作上的轉變。

 

去年,我下定決心,手上的書翻完後就不再接書籍翻譯。起初主要是因為覺得自己越來越詞窮,有時候連發文都很痛苦,感覺有話卻說不出來或說不完整。應該有更好的詮釋方式,但我就是繞不到那裡去。這種感覺其實從一開始就存在,但當初還很年輕不服輸,覺得自己一定能夠勝任。但是這些年下來,那股感覺逐漸滾成了巨大無比的石頭,厚重扎實地卡在心口喉頭。一直都知道自己中文造詣不好,但也始終得過且過,安慰自己,只要編輯、版權還願意發書給我,應該就沒有太糟糕(吧)。

然後,前兩年,我接了金先生的小說,又接了珍.奧斯丁的經典重譯,就像是最後最後的兩根稻草,徹底壓垮我。我第一次真正體會爸爸過去常說的:「(台語)沒有那個屁股就不要吃那種瀉藥」是什麼意思。(感謝爸爸讓我生長在如此自然充斥著俗語的環境,不會對台語有歧視,認為說台語就是沒有水準的人。我只怨歎自己能力不夠,這麼美麗的母語卻學不好。)

結果到了今年,因為經濟壓力變得更加沈重,我把絕大多數時間挪去接口譯工作,造成最後一本書的進度嚴重延誤。原本一直為我打氣希望我至少能好好做完最後一本書的版權,最後也不忍心再看我這樣多頭燒下去,終於開口同意我翻到一個段落就把書交出去,讓我放過自己。做出爛尾決定的那段時間,我經常從夢裡哭醒。那是一種內疚與自責,也是一種不甘心。十年的書籍翻譯工作就要結束,我卻沒能好好送最後一本書出門。各種形式的道別,對我來說都很困難。

就這樣,我在今年正式告別了書籍翻譯,按照規劃將心力全部擺在口譯工作上。因為本來就能力不足,因為已沒有心力緩慢琢磨書籍翻譯,因為不再有餘裕等候大半年以上的工作與撥款時間,因為需要更高的投資報酬率。帳單每個月準時抵達,我需要收入也能每個月入帳,單價越高越好。這是現實,是迎接四十歲以後生活的現實,是有了家累以後必須做好更萬全準備的現實。

 

爸爸過世後,原本由收入高我兩倍的爸爸承擔的所有經濟壓力,全都落到我的頭上。本來一人飽全家飽的我,突然之間所有可動用收入都沒了,所有負責養家的人大概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而且,在此之外,去年我還決定投資家人創業,開屬於自己的烘焙工作室。物色許久終於找到符合預算的適合標的,買下來自己動手整修。今年,外殼整修得差不多了,從三月烘焙展下訂基本設備開始,鉅額帳單一張接著一張來。入行十年存下的所有私房錢,一一變現,基金、股票能賣的賣,所有收入入帳即瞬間蒸發,帳戶成了過水的地方。只要時間允許,任何人找我接案都滿懷感恩地接下,無所不用其極地籌措經費。

這一整年就在各種截止期限間匆忙過去,趕三點半、趕搭車、催資料、趕在每月扣款前把房貸軋進去。

年度結算,今年個人收入創下入行新高,但戶頭全空,一毛不剩,都拿去換那間規模極小但五臟俱全的烘焙工作室了。

 

 

再來,今年我學會真正面對自己,學會開口尋求協助。

 

我鼓起勇氣主動跟同事說,有案子請多多找我。不只是因為我需要錢,也因為,決定放掉書籍翻譯就是要全心經營口譯工作,希望大家有需要時會想到我。工作上,我非常認真乖巧,而且懂分寸,絕對不搶任何人的客戶(燦笑)。

過去我只是羨慕同事能夠如此坦率,自己卻始終不好意思。就像我也不好意思寫信問客戶,今年(或任何時候)還有沒有需要我的服務。覺得如果我開口了,可是人家沒有想要找我,這樣不是很尷尬?

但是就在某次跟同事開玩笑的瞬間,我說出口了,然後發現這也沒什麼啊!我這麼低調(咳咳,真的),不開口,誰知道我有時間可以找我?說了十個人,總會有那麼一、兩個樂意跟我合作/搭檔吧!

 

同時,因為年齡已經一路朝不惑之年奔去,面對越來越多的「關心」與催促,我也終於能夠大聲直接地說出:「我不想要生小孩!!!」我明白各種少子化的論述與擔憂,以及理解但無法接受的傳宗接代等迷思,但我更明白的是,不是什麼人都適合當媽媽。我有些同事彷彿天生就是當媽的料,細心溫柔充滿了愛,原本就耀眼的她們,生了孩子後更散發美麗韻味;但我沒有,我全身上下都是刺,如果不是我認識的人生下(或領養)的小孩,我真是一丁點興趣都沒有。

過去我始終不敢大聲承認,只敢私底下跟朋友碎念。我怕說出口會引人側目,覺得這女人是怎麼回事。同時,我也常看著那些很有愛的女性友人,懷疑自己到底是什麼回事?為什麼我這麼不一樣?這麼冷漠?但今年我又想起當初心理師跟我說過的話:「首先,你要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各種情緒,才能跨過所有障礙。」這句話一直在我心裡,不時地在最需要的時候浮上心頭,提醒著我,陪我度過許多走不出陰暗的時刻。這句話,以及浸豬籠好友,讓我知道其實我真的不孤單,也不奇怪。可以這麼坦蕩蕩地做自己,很美好。

 

 

這一年可以活下來,我比過去都還要心存感謝。

 

感謝所有願意發案子給我的業主/同事,謝謝群組裡面陪我亂罵一通發洩負能量的好朋友。謝謝那位不具名的天使版權,謝謝你這些年來用不同身份陪伴我到最後一本書,還幫我收爛攤子。

更感謝的,是所有同事。這一年來,謝謝你們的協助,謝謝你們的體諒,謝謝你們的包容,謝謝你們的大方。我發自內心崇拜每位同事,崇拜你們各自的才能,無論是風塵僕僕遲到了卻仍能立刻接手、有條不紊準備得滴水不漏、熟悉且怡然面對我口譯箱裡的所有爆氣時刻、什麼資料都沒有卻依舊能氣定神閒練瘋話的各位同事。

 

謝謝老公在我到處奔波之際,一肩扛下所有家務雜事,謝謝你不管在外面有多累,甚至是受了傷,還是會在晚餐時間回到家裡為我煮豐盛的晚餐。謝謝我在龍潭的好朋友,總是在我出現的時候準備一壺好茶聽我碎念。

 

回顧這一整年,我想要說,能夠認識各位真的很棒。無論是新同事、老同事,新朋友、老朋友。

 

 

 

後記:一篇兩千字的藝術評論我翻了三天翻不完,結果一個下午就廢話了兩千多字,嘖嘖。





​[蘇活札記]談投資與理財

19 06 2017

2017/06/19

 

寫在文章之前:

這篇文章經歷了許多次的書寫及刪除,反反覆覆。最後,我決定一鼓作氣趁著還沒想太多之前寫完,趕快貼出來。

擅長投資理財的朋友,不需要看這篇文章。本人的投資理財程度永遠停留在幼幼班,我不懂複雜的投資方法,沒有很多錢買什麼高價股票。很多剛入行的新鮮人狀況大概跟我差不多,於是我寫出來跟大家分享。

                                   

                                   

我的投資核心思想:積沙成塔,小塔換大塔(不是叫你去買生前契約),無論什麼原因,基金絕不停扣;理財核心概念:分門別類,按照用途分配管理。

                                   

剛畢業回到台灣時,為了存錢還留學貸款,我在銀行理專建議下開始買基金。原因很簡單,我沒有時間注意股市,不管理專或朋友教了幾次,我從來沒有看懂那些技術圖過,選擇權這種東西我猜不透,對於買黃金之類的也沒興趣。我只想要有一個相對安穩的地方可以讓我放錢,又希望利率能夠比銀行高一點,重點是要強迫我存錢。

我從定期定額的基金開始買,風險等級RR1,保本型。扣款時間定在每月6號,因為5號發薪水,錢一到手就先扣掉,這樣才存得下來。每當某筆基金放了一、兩年,也賺了一點錢後,理專就會建議我先贖回「入袋為安」。可是,我買基金是為了存錢啊。贖回我會不小心花掉,那怎麼辦?於是,理專會再幫我找適合的基金標的,用整筆購入。

此後,我從RR1買到RR5,一隻基金變成十來隻基金,台幣投資變成外幣投資。只要哪隻基金賺到一萬以上就先贖回轉投資,原來標的不錯繼續扣,不再看好就換別隻。購買基金習慣不變,有定期定額有整筆投資。

                                   

也是差不多開始買基金的時候,我第一次有了理財要分門別類的概念。

當初,理專表示我從學生時期沿用的戶頭是活期帳戶,不能買賣基金,需要另外開一個理財帳戶。我從此養成把大部分錢轉入理財帳戶的習慣,因為我要買定期定額的基金,每個月帳戶裡都要有錢可以扣款,我怕收入不穩定會沒錢可以扣,只要有多就轉進去。當時在外租屋不想要有太多貴重東西在身上,於是選擇理財帳戶不要提款卡,以免一次弄丟兩張。結果反而因為不方便提款而順利保全存款。

現在,我不同帳戶有不同用途:專門拋頭露面的帳戶、投資理財存款的帳戶、管理家計支付房貸水電的帳戶。收入從拋頭露面的帳戶進來後,只留下基本應付日常開銷的金額,剩下分別轉入沒有提款卡的理財與家計帳戶。我用這兩種帳戶分別投資不同的基金,風險等級與投資金額也不同。

理財帳戶專門投資RR5等級標的,配合理專的操作積極轉換,只要理專叫我轉叫我賣我就立刻打開手機操作,非緊急的大筆預備金存在這類戶頭,隨時可以動用。家計帳戶投資等級最高只到RR4,保本兼半積極投資,天沒塌下來不能碰這類帳戶的投資,是有個什麼萬一的家庭緊急預備金。

                                  

                                  

自由譯者,或者,所有自由業,最大問題就是收入不穩定以及沒有退休金。因此,妥善的財務規劃非常重要,而且要盡早開始。不管走到哪裡,我碰到的朋友看法都一致,這個年頭,拼命賺錢沒有用,懂得用錢滾錢才是真的。

                                  

靠著積沙成塔,小塔換大塔,我安然度過爸爸過世後自己無法工作卻要開始養家的日子,也存到頭期款買下自己的房子。靠著同樣的方式,我在爸爸過世後存款瞬間歸零的日子裡,快速再重新累積資本,因為我無論經濟如何困難,都沒有停止定期定額基金扣款。

難不難,當然不會容易。入行這十年來,我的收入沒有一年破過百萬。(當然,我有非常多莫名龜毛堅持,收入不高都怪自己。)因此,我只能更加努力存錢、投資,認清自己要有所犧牲,不能跟朋友一樣經常出國玩。我會設定目標存款,每當手邊有一點閒錢、某個外幣又剛好到低點時,就會買一點回來,存出國基金。如果當年扣除所有基金、開銷、隔年商業保險費等,戶頭還有餘額,就會另外找個標的再存起來。

                                  

我的投資理財方式大概就是這樣,原理非常簡單,任何人都能輕易複製,門檻很低。

還是那句話,投資跟理財非常重要,特別是對自由業來說。年終獎金、員工旅遊、績效獎金、退休金、健保勞保各種保,都得要靠自己存。從一開始就有計劃地存錢,才能從容應付未來的生活。搞定財務,才更有餘裕在自由業這條路上繼續打拼或是熬出一片天。

 

 

 





[蘇活札記]沒有錢也想出國唸書

7 02 2017

2017/02/07

一月回政大口譯課上跟學弟妹分享時,有已經申請上巴斯的學妹請我分享唸巴斯的事,問題非常籠統,於是我開玩笑回問:「是要我分享什麼呢?課業上怎麼過關?還是怎麼省錢過生活,這個我有很多撇步可以分享喔!」

事實上我想說的是:「怎麼沒人問我,家裡沒有錢要怎麼出國唸書?」出國唸書,不該是有錢人獨享的權利/權力。

從回國到現在,十多年了,每年都受邀去不同學校,跟不同背景的學生分享出國唸譯研所的經驗以及回來後的工作情況。可是,不曾有學生問我關於錢的事:沒有錢要怎麼出國唸書?出了國,錢不夠要怎麼活下來?

不知道是因為現在大家家境都很好,還是因為,沒有錢的學生自然覺得,這輩子跟出國唸書就是沒有任何關係?

首先,如果是家境不好到自己也必須要工作幫忙維持家計,那不用說出國唸書,連自己繼續在國內深造都有問題。因為,工作跟唸口譯很難同時並行,初始的訓練太耗費心力,頂多就是勉強維持個人生活。但是花太多時間打工,勢必會犧牲口譯訓練。

父親過世前,我本來打算要繼續讀博士,但父親過世後我不再有選擇。像這樣的情況,沒什麼好說的,就是乖乖工作賺錢養家就對了。(很感謝父親在離開前,已經給了我足夠的時間與空間培養養家的能力。)

但,如果不是這樣,如果純粹只是父母親無法供給你出國唸書,那我要說:父母親本來就沒有責任義務供你出國唸書啊!自己的學費自己想辦法,當初我就是這樣想的。

只不過,當時的我也沒有打算要出國唸書,因為不知道動輒百來萬的大筆留學費用要去哪裡生。我的計畫是出社會努力打拼兩、三年,先存個二十來萬再回頭考國內的譯研所(十幾年前的預算)。當時打聽到的情況是,前面兩年課程比較密集會沒空打工,所以存款要至少夠兩年的生活費、學費與住宿費;第三年開始就會比較有餘力及能力兼職工作,經過兩年的訓練,可以開始接口筆譯案件,到時候就不用繼續坐吃山空了。

工作兩年後,連師大、輔大譯研所的報考時間都查好了,按照計畫,我蓄勢待發。沒想到,回政大跟老師一談,老師一句:「教育部今年開始推出留學貸款耶,妳要不要去申請看看,出國唸書?」我就這麼成了第一屆(比較後期)申請留學貸款的人。當然,申請過程也是充滿了辛酸血淚,巴斯譯研所的無條件入學許可都拿到了,還不知道有沒有錢去讀書。但是,正如保羅.科爾賀/Paulo Coelho所說:「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And, when you want something, all the universe conspires in helping you to achieve it.」感謝各路貴人相助,感謝爸爸陪我奔走、幫忙想辦法,終究還是辦到了貸款,成功出發去巴斯唸書。出國前,我的月薪為4萬(補習班專職編輯與寫手、兼職英語教師),申請了薪資證明,說服銀行回國後我也會有足夠的還款能力(這是條件*之一)。

現在碩士貸款的寬限期有3年(當初只有2年),貸款期限有10年(當初是6年)。我利用回國後的一年寬限期拼命兼差賺錢、壓低生活費死命存錢,在本金開始平均攤還前先大筆還款、減少本金,降低後續按月攤還的壓力。這是唸財經的朋友在我出國前教的,原本我也沒有概念。

我不會雲淡風輕地跟大家說:「其實沒那麼辛苦啦!」非常辛苦,怎麼可能不辛苦。在那一年寬限期內,我每分錢都掐得剛剛好,連偶爾嘴饞想要多喝個15元的味噌湯都沒有錢;寬限期剛過時,一度窮到付不出房租也沒錢吃飯,完全靠室友接濟,因為我貪心,把所有錢都拿去償還貸款本金。可是,說真的,如果這點苦都吃不了,怎麼熬過譯研所的煉獄訓練?又要怎麼熬過成為專職口譯員青黃不接的時期呢?人生中比這辛苦的事應該還有更多(例如婚姻)(沒有誤)。

出國那一年,我的每分錢也都是掐得剛剛好。按照付完學費與住宿費剩下的金額,除以在國外的日子,算出每星期最多只能花20鎊,想要休假出去玩就得要靠平日省錢。

那段日子裡,我的課後娛樂就是窩在宿舍自己煮飯吃、看同學接濟的海賊王(四百多集動畫全部看光光)、台灣上演的偶像劇(最跟得上偶像劇脈動的就是那一年),吃完飯後就去語言實驗室,跟同學一起練習口譯,再回宿舍睡覺。以吃食來說,偶爾有台灣親友寄來的家鄉味道豐富存貨,但是,多半時候是每逢週末,就跟班上幾個同樣拮据的同學一起,拖著登機箱、揹背包,跋山涉水去鎮外最便宜的Morrisons超市採購。為了省錢,我幾乎都步行,來回約要走兩個小時,但是可以省下將近3鎊的車錢,走巴斯後山的Skyline還可以享受美景。3鎊可以做什麼呢?可以買兩顆超級大鮭魚頭,再加上一袋小橘子。兩顆鮭魚頭處理一下,可以得到兩大塊鮭魚排、兩鍋砂鍋魚頭,足足讓我吃上好幾餐。採購時,我永遠是看當天特價品有什麼,無論是食材或生活用品;跟同學一起去的好處是,可以挑買二送一之類的東西,大家一起分一起省錢,也不怕東西很快過期。餅乾零食很貴,但是麵粉很便宜,買麵粉回來自己做餅乾是常有的事。一包麵粉不要多少錢,卻可以做出讓我吃上一個月的餅乾,或是和個麵做蔥油餅、拌麵糊做傳統蛋餅。如果碰上Walkers特價,那就是天堂,鹽醋口味的洋芋片是我的心頭好。買肉必買人工成本最低的肉,例如整塊豬腹肉,回來自己大卸無數塊;英國人不特別愛吃雞翅棒棒腿、各種內臟,這些商品幾乎永遠在特價,我就買這種回來,兩付豬腰先炒好,分批冷凍,週間忙到沒空煮午餐時,拿一包出來、下個麵條、洗幾葉青菜,就是熱騰騰一碗麻油腰子麵。青菜我也不追求綠色蔬菜,反正有什麼蔬菜便宜就買什麼,因此最常出現的就是被人恥笑連豬都不吃的白色硬高麗菜,我無所謂,切大塊丟鍋裡、加水稍微燜一下,也是纖維;還有當時吃到膩回台灣卻變成高級食材的蘿蔓心。儘管食材便宜,料理可不單調,研究所那一年是我廚藝最精湛的一年,回台灣後,除了前面兩年在外租屋工作,已經很少下廚了,現在都要看我心情才決定要不要進廚房(對,結婚就是為了讓老公煮一輩子的飯啊,不然咧)。

#臉書留言裡網友提醒才想到忘了寫,Iceland也是窮學生的好朋友喔!裡面什麼樣的冷凍食品都有,而且特價的時候便宜得要命,披薩買一送一,一盒就可以吃好幾餐呢,有時候早餐烤一塊就是一頓。#

研究所累積的經驗,對後來壓低生活費有極大助益。而且在台灣要如法泡製實在太容易,食材多樣又便宜更多。

寫了這麼多,只是想要以自身經驗告訴大家,出國唸書並不是有錢人獨有的待遇。想要改變自己的情況,就要想辦法走出別條路,雖然不保證努力一定有結果,但不努力就絕對不會有結果喔。

現在除了教育部的留學貸款,某些縣市還有自己的留學貸款方案,十多年過去了,相信資源絕對比以前豐富,有意願的可以多查一下。如果想清楚了未來要怎麼走,那這樣對於自我的投資,其實不算太貴喔!

*剛剛上教務部網站查了一下,2015年的貸款條件又有更新,有興趣的可以深入研究一下,我只有大概看過,連結在此:http://depart.moe.edu.tw/ED2500/Content_List.aspx?n=E0E936B8395696D7





[蘇活札記]譯後,感。

13 01 2017

2017/1/13

 

那本讓我去年纏鬥了一整年的書交稿後,以為就這樣了。殊不知,幾天後編輯來信跟我要一篇譯後感。

 

登愣!

譯後感?!不行啊,我不要想要白紙黑字承認自己中文造詣不佳所以翻得很痛苦啊,雖然我打算收山了也不可以這麼恬不知恥公開承認自己荼毒讀者浪費資源對不起樹木。

 

但既然編輯都開口了,硬著頭皮當然也是要寫。於是我打開檔案劈哩啪啦打了幾百字,然後,就停了。接連好幾天,我都處於便秘狀態什麼也寫不出來,翻滾又翻滾了許多天。

 

然後,就在剛剛,我終於交稿了。

 

來回耙梳自己的譯文以及前面書寫的段落之中,我好像明白了什麼。於是,以這段話作為結尾:

「我翻譯的不只是文字,而是文化與生活方式。再次確認這件事後,我終於能夠放下擔憂與自卑,放手將稿子交給編輯。我明白了,每個時代都需要這樣的一個我,或許不是最優秀的譯者,無法堆砌出最美麗的詞藻,卻能夠用那個時代的眼光去拆解分析,然後把當代人已經無法輕易了解的文化與生活方式,用當代的語彙或態度,重新呈現。」

 

是啊,從第一本書到現在,無論是現代作品或經典文學,我扮演的一直是這樣的角色。把那些一般人不熟悉的,用我們都熟悉的方式再說一次。沒有絕對的好或不好,只有,適不適合。

好了,這樣我好像就有勇氣,打開下一本書,導演我短期內的最後一場戲。





[蘇活札記]本命猴向金雞說嗨!

31 12 2016

​2016年來到最後一天,本來不打算說什麼,反正日子橫豎會這麼一天天過去。但正好在讀的書上出現了一句寫進心坎的話,決定還是為2016年留下些什麼。
這個本命年其實過得有些辛苦,但終究是撐了過去。有家人的陪伴與照顧,有編輯客戶的理解與寬容,有同事朋友相互取暖安慰,日子彷彿也就沒那麼難過了。

2017年,我將終於要有屬於自己的工作室,工作上又要有所調整,改變工作類型比例。例如,將手上最後一本書翻完,就要告別書籍翻譯市場。

很慢很慢才讀了身邊幾乎所有人都讀過的《俗女養成記》,科科偷笑的段落太多,覺得作者根本在寫我的時間也很多,然後看到這句話:「不覺得窮,才能有生活的餘裕,」寫進了我的心坎。

開始工作以來,除了剛還完留學貸款真正身無分文的那段日子,我一直都是這樣過著。不有錢,卻也不覺得窮。對於能夠堅持自己這樣的生活方式,可以挑選好一些的東西給自己與家人,而且都還有餘裕能夠定時或不時捐款給我認為需要且適當的對象,覺得自己很幸福,很富裕。

任性過了好多年自己想過的日子,如今,進入家庭,揹起房貸,生活與工作自然要有所改變,挑選工作的條件也因而不同。但我希望,總還是能讓自己有生活的餘裕。
2017年,希望順利通過民法修正案,落實婚姻平權。土地正義、轉型正義,刻不容緩。希望我永遠不要變成只想到自己的人,永遠都能有餘裕去關心這個社會,這個世界。

當然,也希望生意更好,案子滾滾來。





[蘇活札記]你有夢想嗎?

14 08 2016

2016/08/14

 

今天第四台重播《世界第一麥方》,最後得獎的畫面還是讓我熱淚迎眶。我好喜歡有夢想的人,喜歡看描繪夢想、實現夢想的故事。

 

入行後,我越來越少提起自己的夢想。曾經的夢想。真正入行後,我發現現實很殘酷,光是談夢想,無法走太遠。每次演講、接受採訪,被問到為何想要成為口譯員,我都很含蓄帶過,不想要誤導學生,不想讓大家認為,我成為口譯員只是因為我夢想成為口譯員。

事實是,成為口譯員是我的夢想。早在我掙扎著學寫方塊字,週記本上永遠被老師用紅筆一圈又一圈勾勒,註記「這不符合中文文法」以前,我就一直在做翻譯。父母告訴我要說什麼,然後我用英文或早已生疏到不如不相識的法文重述一次。翻譯的雛型,人與人之間的溝通。
成為口譯員是我的夢想,雖然夢想萌芽的當下,我連口譯員到底在做什麼都不知道。我對這個行業一無所知,卻仍一心嚮往。是否似曾相識?

很多年以後,我達成了夢想。我經歷重重難關進入巴斯大學口筆譯研究所,又經歷重重難關拿到學位,回到台灣摩拳擦掌要正式成為專業口譯員。夢想卻在這一刻結束。
真正入行後,才發現實現夢想的過程遠比我所想像得還要困難,先前的重重難關,根本是小兒科。現實中的我發現,原來,不是拿到學位受過訓練就能夠成為口譯員。沒有工作的話,我什麼都不是。
因為現實很殘酷,我慢慢不再把「成為口譯員是我的夢想」掛在嘴邊,夢想是一回事,現實是一回事。撐下去變成重點,能不能找到工作變成重點,賺多少錢變成重點,初衷卻慢慢消失了。(當然,不停碰到不合理的待遇、莫名其妙的客戶、不懂得尊重專業的普羅大眾,確實也在消磨初衷上幫了相當大的忙。)

久而久之,我也忘記有夢想的感覺了。我看著許多人不敵現實而放棄夢想,「沒辦法就這樣啊」「總是要生活吧」。放棄夢想很讓人喪志,那種不得不的灰心。因此,每年回政大跟學弟妹分享時,我和一起回去的學妹都會極盡所能地刻劃出這一行最可怕的一面,希望能勸退更多懷抱夢想但不一定將來真能跟我們肩並肩奮鬥的學弟妹,希望能減少失望。提早破滅,提早清醒。
奇妙的是,沒有人真的因為我們的分享而打過退堂鼓。是啊,我們也曾經站在同樣位置上,心想,或許我會不一樣,不拼拼看怎麼知道。

 

回顧這十年,我發現自己還是一直在努力實現我的夢想,沒有放棄過。因為沒有放棄,所以我現在還站在這裡。
你有夢想嗎?或是,你還記得自己的夢想嗎?
如果你也有這樣強烈的信念,強烈相信自己的夢想終將不會只是夢想,而且不擔心現實會如何殘酷,就勇敢追夢吧。








%d bloggers like this: